作品案例

台中自家工廠的高檔辦桌流水席戶外婚禮

整場婚宴風格走學院風,也很符合浪漫的風格。

台中高檔辦桌流水席戶外婚禮

新郎在家族企業的工廠內舉辦露天辦桌流水席,地點在台中縣,想要「華麗典雅」而不「聳」對我又是一大挑戰。

我的團隊都是我從台北帶下去的,年輕的新人和我們的思維比較一致,但「城鄉」的品味傳統差距還是很難克服。

 首先就是很難找到不聳的桌布椅套,我找到的台中這家廠商的桃紅色桌布勉強可用,我特別不用成套的桃紅椅套,改成白色椅套,以免整場桃成一團,那就真的聳到家了!

你想知道上圖的「本來面貌」嗎?那就請看下圖:

新郎的名字叫「金生」,新娘叫「詩欣」,我煞費苦心地將舞台背版上的對聯嵌進新郎和新娘的名字。 英文字則是新人的英文名縮寫。

你看到上面兩圖舞台的風貌,想知道這場地的本來面目嗎?那就請看下圖:

停機車的地方就是舞台的位置。

這場地其實並不好規劃,因為有許多樹木和草地卡在中間,帳篷沒辦法完全連接。

雖然我和硬體廠商對於動線和配置有我們的看法,但主家還是有他們的意見,加上桌次從最早的十九桌「漸次」增加到二十二桌、二十六桌,到最後的二十八桌,每變動一次,我就要絞盡腦汁改一次圖,所以單是帳篷、舞台、桌椅、動線的場配圖就快把我畫倒了,好在最後一切順利圓滿,沒有枉費一番心血。

漫長艱辛的籌備期是大家看不見的,直到婚禮前一天一大早進場施工才更是考驗我們的體力和耐力,因為一早台中就下著傾盆大雨,增加了我們施工的難度和時間。

硬體工作人員起先都冒雨工作,個個淋得像落湯雞,隨後乾脆都脫掉上衣,冒雨赤身打拼。

當然我也不能閒著,要細心周密地考慮到每個防雨的小細節,例如有些地方要加上透明圍布,以免雨水潑濺進帳篷內,桌椅必須避開帳篷邊緣,全部往中間靠緊,這樣就變得很擠,可能連二十桌都擺不下了,所以一定要加上圍布。

同時我還要一一檢查水溝布有沒有漏水,以免滴到賓客頭上甚至湯碗裡。

當天因為雨勢太大,音響必須延後到婚禮當天才能架設。

好在下午場布人員進場時,天氣短暫放晴了。

場地大門進入之後,右側有一堵長長的牆面,我就把它設計成新人的「相片展示藝廊」,可惜新郎太忙了,準備的相片不夠多。

我還設計了一顆心形,請場布將新郎和新娘的照片一張張貼成心形。

完成後就變成下圖這樣,兩旁掛了網燈,要到晚上婚宴前才會打亮 燈光。

再看一遍大門入口的原始面貌。

上圖是我第一次來場勘時所拍的照片,右側牆面上方有一大塊木條板子,剛好可以掛上歡迎看板。

除了舞台看板的對聯被我嵌入一對新人的名字,我把婚禮的日期也對照出諧音:「5,14,2013」「用我一世愛你一生」印在歡迎看板上。

至於為何這場婚禮的圖案都大量採用格紋、盾牌形徽章、條紋呢?因為新郎告訴我說他和新娘從大學時代就開始愛情長跑,為了紀念大學同學時代開始相識相愛,他請我把婚禮佈置成「學院風」。

但是當新郎看到我們的場布設計初稿圖時,有點擔心地提醒我「學院風也一定要浪漫喔!」

我胸有成竹地回答他:「放心!絕對浪漫!」

看看晚宴時點亮五彩變換的燈光,豈只浪漫,簡直迷死人了!

所以我希望新人既然經過千挑萬選找上我當婚禮統籌,就一定要信任我。

新郎的父親又交給我一個作業,就是要我想出一對「迎賓」用的對聯,當新郎要我做這功課時,已經很頭痛的我忍不住哀號:「哎喲不要再考我了啦!」

新郎還哄我說:「聽說陳姐這方面很厲害。」

我這人就是太過負責,果然不到十分鐘就想出:「金玉良緣同歡慶,蓬蓽生輝宴嘉賓」這幅迎賓對聯,又再度把新郎的名字嵌進去,很榮幸地被貼在大門柱上。

我極少在我統籌的婚宴上拍照留念,這次因為我特別穿上一件很搭配場布的洋裝,所以到處拍照,讓人家以為我的洋裝是桌布做的。

喔要補充一下新人英文名縮寫LOGO的設計,那兩旁包覆的桂冠葉子原本是向上伸展,我請場布改成一顆心形。「學院風」也可以和愛情結合吧!

我被工作人員取笑是「變色龍」,可以隱形在許多格子當中。

至於我旁邊那張桌子上的格紋紙,可不是桌布喔!

它是我們特別設計的簽名紙,是一種特殊材質的紙張。

簽到紙同樣印有新人的學院風LOGO,就連桌花也綁有相同風格的格紋緞帶,我們的場布都是精心打造全套,桌上的衛生紙和糖果盤當然就不是我們佈置的了,如果要我放糖果,我也會小心搭配一下顏色。

每次我都會請硬體人員多帶一些雨備來,帳篷施工這天因為整天雨勢磅礡,圍布都不夠用了,硬體人員靈機一動,跑進工廠拿來一大綑保鮮膜,往帳篷柱上連纏好幾道,居然變出透明的雨備「圍布」。所以我們做戶外的,都要懂得「野外求生」之道。

我們佈置好新人的相簿區之後,場布忽然慘叫:「哎喲我們的花都被壓死了啦!」我回頭一看,果然看到不知打哪兒忽然冒出來一對新郎新娘玩偶,不偏不倚壓在我們辛苦插好的花上,我趕緊撲過去搶救,把它們倆移到適當的位置,畢竟我們的精心作品都是主家花錢買來的。

其實我很想把它們拿走,因為顏色真的很不搭。旁邊那只白色籃子也是被人「順手」放在桌上的,總之我們的作品很容易就被人很無心地「順手」破壞了,我只能稱之為「城鄉差距」吧。

在鄉下辦戶外婚禮就是有這些「有趣」的地方,例如你瞥見背景有一排彩虹圍布嗎?

彩虹圍布和彩虹外燴帳都是總鋪師提供的,彩虹圍布和帳篷當然比白色歐式圍布和帳篷便宜很多,可是相較整場佈置來說,便宜這少數錢但讓整體風格減分很多。

所以當我聽說煮菜區不用我們的白色歐式帳篷,而要用彩虹帳,我就再三緊張地叮嚀新郎絕不容許彩虹帳「探頭」進到我們佈置的宴會區裡。

總之在鄉下辦戶外婚禮就要用力克服城鄉的差距,不能讓我們辛苦的成果變成一團雜七雜八,就算不能一百分,也要九十分。不能九十分,也要八十九分。

場布在婚禮當天來放主桌花時,忍不住傻眼地喃喃自語:「怎麼主桌桌布和椅套變了?跟我們原來選的不一樣了?跟我們的花都不搭了!」

我馬上老神在在地安慰他們:「放心!到晚上就都搭了!」

晚上的重頭戲---新人出場,新娘由父親牽出來,交付給新郎倌。

是不是所有的設計、佈置、色彩、氣氛全部都搭了?

新人的長輩特別贊助兩台投影機,全程現場轉播,聲勢不小。

這位新郎非常憨厚可愛,大家都合力幫他辦好這場婚禮。

六對伴郎伴娘先行出場之後,分列紅毯兩邊,向新人撒玫瑰花瓣。

這出場方式當然也是我們設計的。

燈光美、氣氛佳,一切都搭調了!

上菜之前的「活魚秀」。

下台之後就進了大家的肚裡。

我在台中找到的特優質樂團,美麗的小提琴手超吸睛,功力也很不凡。

薩克斯風搭配小提琴,時而活潑,時而浪漫,讓整個婚宴毫無冷場。

新郎事後一直謝謝我,說這場婚宴讓大家都大開眼界。

其實從一開始,每一場婚宴的「畫面」 都會在我腦海中完整呈現,我最怕有些新人委託我之後又不信任專業,固執己見、改東改西,一天到晚問些極為外行和令我難以回答的問題,把我規劃好的畫面和流程全打亂了,在外行領導內行的情況下,逼得「老娘只好不幹了!」

這情況有點像醫生告訴病人說:「我給你安排做個核磁共振檢查吧。」病人馬上問:「我已經做過超音波了,為什麼你還要我多做一個核磁共振?」

醫生很難把他苦熬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才學到的醫學專業和經驗在短短半分鐘之內解釋給病人聽,別說半分鐘了,就算說明半年,病人都一定還聽不懂,所以多半醫生都不會跟這種病人多囉唆,馬上很乾脆地回答:「你不想做是吧?好吧,那就不要做。」護士隨即過來做趕人狀:「請你到外面等一下。下一位!」

病人多問那句,是心裡在OS:「你叫我做這個,是想多賺我錢是吧?」醫生心裡的OS呢?則是:「既然你來找我,不是我找你。我叫你做,你就做!來找我又不相信我,那你去死吧!」

所以遇到問題很多的新人,而我最後還能幫他把婚禮順利完成,事後並獲得他衷心的感謝,是因為我對於自己的工作有絕對的堅持。

如果這位新人熬不過我的堅持,只好讓我依照我的堅持去執行,等到「畫面」完整呈現在眾人眼前時,大家包括新人才會恍然大悟:「哦~~!原來她的堅持是對的!幸好我有聽她的話!」

當然在這謀合和反覆溝通的過程中,是有想像不到的辛苦和壓力,讓我不斷掉頭髮和白頭髮,其實這都是不必要的,因此我們的工作團隊如果遇到一對毫無異議和問題的新人,從頭到尾安安靜靜、順順利利地完成婚禮,大家簡直要跪下來向上帝膜拜:「感謝主啊!」

廢話說完,言歸正傳,新人二度出場時,甜美的新娘發送糖果給賓客,大家都搶著來沾喜氣。

在新人換第三套禮服時,樂手開始壓軸的桌邊演奏表演,帶動氣氛的高潮。

主持人跟著樂手繞桌,不時拿麥克風伸到賓客嘴邊,邀請賓客一起同樂。這就是專業主持人懂得帶動全場氣氛,不是一般非職業主持人所能望其項背的,

上圖是因為爆桌而臨時在工廠裡加桌,我也特意引導主持人和樂手來和這裡的賓客同樂互動,免得他們受到冷落。

送客了,賓主盡歡,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最右側等在大門口的兩個男生是我的場布人員,他們更是辛苦,要等賓客散光,等總鋪師把桌椅餐具撤完,等燈光和音響拆除,才能開始把佈置撤場,可能要搞到半夜了。

我累到本想在台中多住一晚,隔天早上再回台北,但惦記家裡的老媽,我還是趕搭倒數第二班高鐵回家去。

從籌備到完成,我要花費數月甚至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但是最後的執行則要仰賴我的工作團隊,所以我非常感激他們的配合,協助我讓無數「腐朽化為神奇」。

陳姐,非常謝謝您的協助,讓婚禮有這樣的氛圍。更要感謝硬體廠商及場佈老師,婚禮的前一天大夥冒著大雨把硬體帳篷一頂頂的搭 設起來,真是辛苦。場佈老師和工作人員也都佈置的很棒喔,讓整體看起來就是不同於一般。

新郎倌 金生